從極地到赤道 相遇在世界的盡頭

SONY DSC

 

熱帶與寒帶蘊含的原始生態,純淨而永續經營的自然樣貌,

從極圈到赤道從冰原到荒地,一生至少感受一次的夢想之旅,

帶領旅人走入人生下一個篇章。

 

人們對於未知的事物會感到好奇,也會感到畏懼,每當踏上另一塊新大陸,帶來的,不只是驚喜,大自然無限的生機更讓人驚呼人類的渺小。

當人們汲汲營營於名於利於財富之時,常常忘了停下腳步去欣賞我們唾手可得的簡單幸福;踏上一望無際的冰原及荒土的天地之間,瞬時也會對人生有更深一層的體認。

我們即將走訪的不只是趟探索之旅,更是一趟昇華心靈的難忘體驗。

 

探索南極洲 生態與絕景的交響詩

在氣候瞬息萬變的南極,任誰都無法預測下一秒的變化,這也是為什麼南極一直都是個帶有神祕色彩的地方,人們對這未知的領域充滿好奇。

《時間的迴紋針》裡形容,南極的形狀像是個鸚鵡螺,看似外殼堅硬、不易親近,一旦深入其中,才會發現這片大地有多麼柔美、多麼地充滿生機。

在南極半島上,可以看到5~6種以上的企鵝物種,海豹、各式鳥類以及季節性洄游的鯨魚,讓這片看似寒冷寂靜的大地,展現超乎想像的生命力!

當朝陽初升,在湛藍天空的襯托下,雲靄絢麗紛騰,淡藍色的冰山晶瑩剔透,冷冽的空氣帶著海洋與大地最原始的清新氣息。

直到日正當中,看見夏季的土地解凍後,冰面上的土壤和灰塵在強烈的光線照耀下,呈現出獨有的棕與橙;藻類的大量繁殖則讓周邊形成迷人的粉紅色帶。這才發現印象中荒涼的白色南極,色彩變化竟是如此迅速多樣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大自然造物,生物為了生存會創造出專屬自己的「文化」,像是「企鵝公路」便是南極企鵝的獨創性指標,帶人領略上帝造物的神奇。

藉由企鵝公路,所有離開巢穴覓食的企鵝們,才能在一片雪白的冰原上找到回家的路;一趟覓食之旅看似可愛有趣,卻是經歷重重困難,讓旅人體驗到在這極地生存的不易,對於萬物也多了一層敬畏之意。

南極的遼闊很純粹,當旅人的腳步踏上這片彷彿沒有邊際的純白冰原,看見世界之浩大、人類之渺小,時間流動變得緩慢而清晰,來自天地間的聲音乾淨而透明,人們的思緒也靜了下來,將平時的庸庸碌碌卸下,感動和正面的能量卻長留心頭。

 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加拉巴哥群島 達爾文進化論的源頭

離開南極洲,往北航向南美洲,來到由7個大島、23個小島及50多個岩礁組成的加拉巴哥群島,其隸屬於厄瓜多,1978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世界遺產。

這片未經開發的土地保留了最原始的樣貌,令人驚訝的是,憑藉著加拉巴哥群島貧脊的土壤與極低的降雨量,竟能孕育出成千上萬的特有物種。而在蠻荒的環境下,物種會進化成最適合生存於當地的模樣,一遊加拉巴哥群島,便能深刻體會箇中原因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加拉巴哥象龜,其分布於當中9個小島上;另外,還有當地獨有的鬣蜥、昆蟲、植披,鳥類更高達160種以上,其中有26種為特有種。

除了島上的原始樣貌震懾人心,其強大的生命力也讓人們對大自然有更深一層的體認。當我們對於生活品質感到不滿時,世界另一頭的人們卻依然對這樣的生活甘之如飴、樂天知命,就好像這裡的物種一樣,縱使環境貧瘠,卻也能夠不斷的繁衍下去,生生不息。

造訪南極與加拉巴哥群島,感受最原始純粹的生活步調,也許會發現,忙碌的日常生活似乎使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錯過了太多。偶爾停下腳步看看周遭,一片落葉、一隻飛鳥,看似平凡簡單,卻能帶來最深入內心的感動,刻畫出最純真的幸福記號。

 

Text:徐子涵 Photo:近代旅行社

Leave A Comment